yee君_🇦🇹

鸽手担当 弧了弧了

【杂谈】如何在小说中写出真情实感?

受教了 我去学有机化学去辽

淮南:

马赛克:



别说了……………隔壁《基督山伯爵》和普通汤姆苏一笔就知道大佬和普通人的差距了




暮歌:







RT,赶巧有姑娘问起我这个话题,就来这边整理一下。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了。








首先无论要写什么,起决定性作用的必然都是天赋和积累。此两项受先天条件所影响,做不到一蹴而就。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有这么大,同一个梗,你写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大佬写出来却是《简·çˆ±ã€‹ã€‚扎不扎心,眼不眼红?








但是别沮丧呀,嫉妒使人丑陋,况且补救的策略多得是——比如我在此会提到的一些速成法。它们不是全部,也不是最优的,列出来聊作参考。根据性质又大致分以下两类。
















(一)态度








1.认真看待笔下的每一个人物。








不要把他们只当做满足你欲/望、供你摆弄的纸片人,而是看作真实生活中存在着的活生生的“人”。他们不止存在于白纸黑字上,更存在于你创造出的小宇宙。因此一个人类该有的缺点优点、喜怒哀乐他们都应该有。








霸总就每天捧着八二年的拉菲开着豪车穿着西装一脸深情禁欲吗?他们难道就不会规规矩矩打卡下班回家听老妈唠叨,然后洗澡的时候在浴缸里放几只可爱的小黄鸭吗?校园王子睡觉就不会有鼾声,不会打完篮球一身臭汗,买饭的时候不嫌弃食堂阿姨给的肉少了几片吗?天上的仙女就算不进食不上厕所,可她们就难道就不抠鼻屎吗?








开朗阳光的人若痛失所爱也会绝望不忿,忧郁彷徨的人可能因为一朵花的盛开而展露笑颜,爱财如命的吝啬鬼或许曾视金钱如无物,最勇敢顽强的人没准曾经畏首缩尾犹豫难安。








同人文亦然,不要以“不想OOC”为由就把角色写得固化。常见的谬误是(以我圈为例),一写某病娇大魔王就kurokurokuro拎着水管要杀人,一写某吃货兔就阿鲁阿鲁阿得读者浑身起鸡皮疙瘩。拜托看看全文的氛围吧,非段子流非吐槽系就给角色一个当正常人的机会不好吗?这也是日漫同人作容易出现的老毛病了,更可怕的还有无论写谁,哪怕是个非11区籍贯的角色,开口就来一声“呐”,惊得我也是扑通一声就给跪了。








扯远了。总之要把小说写好人物写妙,就要去掉角色身上的标签,去掉你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全方位地看待他们,去正视他们身为“人”、身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人所体现出的特质。








2.公平看待笔下的每一个人物。








需知角色之间只有出场多与出场少之分,没有我是主你是配之别。








轻视、贬低配角,不会让主角更高大完美,相反如果缺乏足够精彩的对手,主角也会相应地被弱化空化,形象立不起来。又参照上一条,真实的生活里是不会自动分配什么主配的,每个人在自己的视角里都是主角。因此切莫忽略文中那些次要角色,他们的鲜活,才能真正地让故事有趣。








墙裂推荐剧作家李龙云的小诀窍,他写《小井胡同》的时候,剧本才几万字,却为每一个角色都细致地写了小传,这就让他的剧哪怕是龙套也格外出彩。写小说也可以这样,有助于更好地刻画人物、组织剧情。








3.理性看待笔下的每一件事情。








很多初学者都容易犯一个错误,就是把芝麻大的事情写得仿佛天塌了,读起来满满都是违和感。这个时候还是要时常摸着自己的胸脯,再慎重想一想,因为故事里的事值得这样撕心裂肺吗?这种情况就没有退路没有更简单的解决方法了吗?以这个人物的性格背景会出现这样的反应吗?








衷心希望每一位写文的姑娘,都写不出《致青春2》中的那个“经典”剧情“经典”台词:“你为什么要换座位!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啊……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护士快给二号床加一针苯巴比妥。








4.感性看待笔下的每一件事情。








与上一条并不矛盾。写作是需要在理智与情感、省略与添加之间寻找平衡的。放到目前的论题中来说是指,从细节入手去挖掘可供感性发挥的地方。最好最有国民度的例子就是朱自清的《背影》。这些小细节所堆出来的桥段,往往因其饱含生活气息而更打动人心。细节的来源当然最好从真实生活里仔细发现和感受。
















(二)技巧








1.内在逻辑








①小说本身的逻辑思路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缘故”在小说中无疑是极度关键的,也是最容易被新写手所忽略的部分。人人皆知写作四要素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却常常没能注意到联结它们的背后动机。








写故事的关键,无论你理解为叙事还是写人,都绕不开“逻辑”二字,故事有故事的发展逻辑,人物有人物的行为原理,符合逻辑的才是不显虚假的。脱离了这一点,哪怕你的文笔再好,情节再精彩,也一定会让人读着读着就出戏,更不必想什么写出真情实感了。








那么怎样运用逻辑写故事呢?最好的方式一定是模仿编剧技巧。这些技巧的版本实在太多了,要迅速学会也麻烦。我就在这儿放一下我个人总结的、非常不专业但还算简单易懂的一种列表法。









乐乎的图也许会缩,拆分开更清晰:











②写作者的想法构思








常说文学创作是为了消除肿胀,意即内心有话讲才要写的,写作的核心之一便是言之有物。








放进小说范畴中,“写好故事”里的“好”,不仅是方式副词well,还是修饰“故事”的形容词good.好像许多人都确信“没有烂故事只有烂文笔”这句话,跟“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并列成为鸡汤界双雄,吸引着萌新们不断为之奋斗,最后才发现(说不定永远不知道):世上是有丑女的,也是有糟糕的故事的。好故事与烂故事的划分没有定准。并不是只要积极阳光正能量就能叫“好”,而是作者有内容可讲——要么是一些跌宕起伏吸引人的情节,要么是一个充满文学魅力、充满可解读性的人物,要么是一种给人以营养的道理。








但并不是看上去“黑深残”就能自称有思想有内涵,实际上为求三观冲击或满足破坏欲而故意创作出的、毫无意义的“黑深残”作品也很多,那统统是不好的故事,再优秀的文笔也掩盖不了其中的苍白无力。需要记住,激浊是为了扬清,毁灭是为了涅槃,不然它们全都只是负面欲/望的傀儡而已。








所谓“写出真情实感”,最先你要有“真情实感”可写,再定义你准备在自己的小说里放置什么“真情实感”,然后捏住它,别松手。这一项如果是中心思想,则应当贯穿整个故事,可以作为隐含的线索,也可以作总结归纳;如果是部分念头,也应该融入剧情的脉络当中,有意识地去表达出来。








2.外在表达








①要巧妙地藏,巧妙地露。








文字太实诚显得浅薄,太内敛又显得高冷,有收有放才够滋味。至于怎么收怎么放,这就跟穿衣打扮一个道理。脖子、手腕加上首饰是为了集中视线衬其细腻优雅,在这上面做文章可以把平常的部位带出一种引人遐想的效果,也助于挡住附近部位的缺陷;肚脐有某种隐喻,露出来是为了放大这种暗示的意味……尽可以借用这些手法去行文,强调你想要表达的内容,遮掩自己的写作短板,或者曲折地让人注意到你包含在文字中的思考。








②写出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东西。








如何才能留下深刻印象?印象这东西,源自于鲜明,即无可替代性。检验无可替代性是否体现到的标准是:如果这个角色在这种情境下做出的事或产生的想法,其他人也能发出,那么该角色、该事件就没有描绘成功。








③当删则删,当添则添,控制繁简度。








“文笔好”不是写了多少漂亮的字,而是每一个字都对情节、人物、感情的表达有用处,不累赘不干瘪。华丽的辞藻、事无巨细的铺陈美则美矣,却缺少灵魂,更容易转移作者与读者双方的注意力。过度的修辞是一种巧言令色,给情绪蒙上了面具,就无法体现真挚的感动了。








文艺创作的深层意义在于对“美”的探究,寻“美”是一段去伪存真的旅程。剥开巧言令色的壳,你要的真实才会显露出来。








④用情理去写故事,拒绝照搬模板。








网文总是容易蜂拥而上地写某一种题材,如金手指之于玄幻,玛丽苏之于言情,强攻弱受之于耽美,四大虐(lao)梗之我圈。严重的同质化流水线化必定是极大地阻碍了真情流露,所以这些套路在写作中要能避免则避免。








或者你觉得某个桥段很老,但是它的确是感动了你的,是你想表达的,也没关系,事实上还有余地可写。








好比现在要写总裁文,还是契约婚套路,怎么办?那么经济金融管理类专业的写手就有福了,完全能运用专业知识去描写商战啊,营造出一种很专业很严肃的氛围,那原本套路中的儿戏感就会被大大削弱。就是要写车祸癌症治不好怎么办?别人都只关注“死”这一点,你如果懂医学,那么就多写写为啥死怎么死的还要不要抢救一下等等……玩老梗就要做到合情合理,尽量立足于别人未曾涉及的点。








如果不懂得这些知识的话,那还是别碰这些题材了吧。能信手拈来的内容那么多——学生可以写校园生活,上班族可以写工作现状,单身时可以写家庭日常,脱团后可以写恋爱大小事——怎么想都没必要在自己掌控不好的领域死磕。
























说来说去就这一句:不要平面化,不要无病呻吟,多挖掘细节,多设身处地。








写作没有捷径。常读好书勤练笔,少看小言少看爆款文,勿把眼睛钉在别人身上,该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我真的佛了
似乎只要是我喜欢的人最后都会退圈
孤零零的就剩我一个人待在这个极地

【普奥】流心糖

中秋快乐
终于在中秋结束前肝出来了
然而和糖果并没有关系
生师。对,生师。年龄差大概7岁。
戳这→可爱罗德在线教学【不是】

注意事项

这里yee君。
奥厨。罗德里赫世界第一可爱!!
嗑普奥。不拆不逆,但也不接受渣男普。
写糖。但是很迷而且ooc【
不接受虐不接受BE不接受渣男不接受BG!!
天雷是啾花。踩雷会炸。如果你也雷啾花的话好感度↑
话废。找我聊天会回,但不会主动找。
也嗑艾维里奥斯系列。看一点美剧。
有没有要扩列的加qq啊。

同居状态(真)【九】

我放弃解释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基尔伯特似乎发现罗德里赫在家的穿着变化挺大。

准确地说应该是暴/露度增高了。一件背心一条短裤的打扮和基尔伯特的风格简直如出一辙。

以至于现在基尔伯特常常在沙发上坐得好好的突然看着罗德里赫流畅的背部曲线出神。

比如此刻。

“怎么了?”罗德里赫握着马克杯走到基尔伯特身旁,这会基尔伯特才回过神。罗德里赫挨着他坐下,喝了口咖啡,像往常一样抓起沙发上的一本书翻看起来。

基尔伯特搂着他的肩膀,叹了口气,非常随意地开口:“没什么,只是觉得小少爷对我来说有点出乎意料。”

“嗯。”罗德里赫小口啜饮着咖啡心不在焉。

基尔伯特慢慢向他的身子挪去:“我本来觉得你挺保守的。”

“……”他眨了眨眼。

“然后我发现,小少爷其实也很……”

“基尔伯特。”他嗔怒地。

“怎么说呢……算是放纵天性吧。”

罗德里赫闭上眼,头靠在基尔伯特的手臂上。过了好一会儿,他转过头,声音有点闷闷地:“……随你喜欢。不过我是不会改的。”

罗德里赫放下了杯子和书本,双手放在膝盖上,没有做出要离开的架势。他的脸颊鼓鼓的像是小包子,基尔伯特伸手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才恢复原来的样子。

罗德里赫突然开口:“你觉得我们什么关系?”

这一问令基尔伯特有些猝不及防。

“你想继续发展吗?”

“我不反对。”

罗德里赫靠近了基尔伯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偷笑。

“……小少爷一直都在耍我是不是?”

基尔伯特顺势抱住了罗德里赫,两人的脸颊靠得很近。

“也不算吧。……刚开始确实有点,怎么说呢,嫌弃你。”

罗德里赫眨眨眼睛,修长的睫毛蝶翼一般轻轻颤动。

“……表里不一啊,罗德里赫。”

“你很少叫我名字哦,基尔。”

两人的唇瓣在轻蹭脸颊时一次次短暂地贴合。

“本大爷这样叫小少爷习惯了。”

基尔伯特将他的身子压在了沙发上。

“……行了,足够了。”罗德里赫突然推开他,坐起身子。他的手掌抚摸着基尔伯特的脸,像是发泄不满一样反复拼命揉搓着那张脸。直到基尔伯特发出怪叫才松开手,靠近基尔伯特的怀抱。

“今天晚上怎样?”

“那要看你什么时候解决作业。大笨蛋先生。”

“我手速很快的。”

“不许太粗暴。”

“别这样嘛罗德,本大爷可是你的男宠。”

罗德里赫始终把头埋在基尔伯特怀中:“你说得好像我有个后宫一样。”

“你没有吗?”

“没有哦。”

基尔伯特拍着罗德里赫的背,等到罗德里赫终于抬起头来顺势搂着他亲了一口,脸颊靠着他的脖颈蹭。

罗德里赫突然拍了拍基尔伯特:“我去趟卫生间。”在基尔伯特疑惑的目光中尴尬地指了指自己的小腹。

“不需要本大爷吗?”

罗德里赫看着基尔伯特认真的眼神,轻轻笑了笑。

“今晚进我房间等着。”

基尔伯特手掌托着脸颊望着罗德里赫的背影。

看来本大爷还是很有希望的。

 

基尔伯特一进房间,就看到罗德里赫已经钻进了被窝,一副乖巧等待的样子。

罗德里赫也才洗过澡没多久,身上还有沐浴露的香气残留。

“那……我们该开始了吗?”基尔伯特先开口问道,情绪激动到声音微微颤抖。

“我想可以了。”罗德里赫摘下眼镜,放下刘海,摆了摆头,对着基尔伯特微笑了一下。

亲吻已经比上次熟练了不少。他们互相品尝着对方唇齿间的味道,欲//望也刚好随着水渍声被撩//拨起来,然后两人顺势躺倒在床上开始第二次体验。

 

尽管基尔伯特的精力旺盛,但是罗德里赫的体力已经不堪折磨逼迫基尔伯特停止侵略。罗德里赫满脸愁苦地揉着自己的腰,任基尔伯特送上几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以及,罗德里赫还得帮他拿下还卡着的套子,在边喘气边抱怨基尔伯特的床风有多么野蛮粗暴时冷不丁地被他搂在怀里并在脸上“吧唧”亲一口。

短暂的沉默后基尔伯特问他:“罗迪你觉不觉得我们是炮//友转正。”

“你要这么认为是你自己的事。”罗德里赫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扔出这句话并附赠了一个白眼。

“那就默认罗迪和本大爷在交往了。”

“唔,那就交往吧。”

基尔伯特得意似的笑了,又摁过罗德里赫的后脑勺吻住发型凌乱体力不支的小少爷,松开他后又像是寻求原谅一样蹭着罗德里赫的脖颈。

“……你个大笨蛋。”罗德里赫揉揉基尔伯特的银发这样说着,语气中不自觉地掺杂了些愉悦,“知道吗,其实我没有那么讨厌你。”

“那小少爷一开始都不理我。”基尔伯特鼓起了脸颊。

“因为你小时候实在太烦人啦。”罗德里赫伸手轻轻点了下基尔伯特的额头,“难怪现在这么蠢。”

“那都是想引起小少爷的注意。”基尔伯特搂紧了罗德里赫的腰,像是怕他会跑走一样,十指交叉,脸靠着罗德里赫的肩膀,“我哪知道惹罗迪不开心了。”

“算了,反正我也都不大记得。”罗德里赫说完这句话突然自顾自傻笑起来。

基尔伯特没有回话,看来自己真的是被小少爷给耍了。

罗德里赫看着基尔伯特愤愤不平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脸:“乖啦,睡觉去。”然后把暖橘色的灯关上,抱着基尔伯特,在他的怀里合上双眼,静静等着睡意来临。

基尔伯特无奈地轻轻拨弄了下罗德里赫的呆毛,道了句“晚安”陪着他入眠。


太棒了

Alborada-朝歌:

码着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普奥/知乎体】有一个家政白痴又非常不服气的媳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谢谢 @十日眠城 å¤ªå¤ªå€Ÿæˆ‘梗 å¤§å®¶å¿«åŽ»çœ‹å¥¹çš„原图→戳我看图

借鉴了对白 å¼•èµ·ä¸é€‚的话我会改

入赘的新晋写手普×优秀的调音师奥

最近开始迷上入赘普的设定了怎么办啊哈哈哈哈哈【ni


知乎 æœ‰ä¸€ä¸ªå®¶æ”¿ç™½ç—´åˆéžå¸¸ä¸æœæ°”的媳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用户 kotorikotoritoritori——

 

蟹妖。

本大爷的媳妇就是这样,家政白痴又很不服气。

我们俩结婚五年。我算是入赘的,在家写写东西当宅男写手兼家庭煮夫。收入……随缘_(:з)∠)_

我媳妇,男的,是个小少爷,当然现在是游戏音乐的制作人,被他们公司里的人称作“百万调教师”。

所以我其实有种被老婆养着的小白脸的感觉……

不过那其实是还没结婚的时候有这种想法哈哈。现在觉得看下班以后累得软软地躺在床上随时都像是要抱抱的小少爷真的好可爱啊///

所以家务自然都是本大爷承包了。不过他不是很喜欢清水煮土豆这样的菜式,所以有一天他和我提出要自己做饭。

当然是被我制止了。

因为他在剥洋葱皮的时候居然把洋葱放在手里准备用刀削皮。(洋葱头和尾已经被我去了)

当时的场景据我回忆应该是这样的——

我:……小少爷你确定洋葱是这样剥皮的?

他:差不多吧,能把皮弄下来不就行了。

我:能才见鬼了啊!放下它让老子来!!!【伸手】

他【避开】:我自己来也没问题。你就站旁边去不要一直干扰我好不好。

我:我觉得我站在旁边会出问题……手!小心你的手!!!

他:……你那么大惊小怪干嘛啊,不像你啊。

我【抱起他】:因为我觉得你现在再干下去今天就没晚饭吃了还是我来吧。还有你的手得保养好了不然我心疼。

然后我把刀和洋葱给夺回来了,还把他抱到客厅去了。他就因为这事跟我赌气了两天,质问我是不是把他当家务白痴。

之后干了个爽。

:-D

最后我同意他进厨房是因为他想自己做甜点,而我又弄不来那玩意儿。

但是我怕他出什么意外,所以其实一直在他旁边待着。

首先料理台肯定被弄得脏得不成样子了……然后把烤盘从烤箱拿出来的时候他还差点烫到自己【最后被烫的是我 :( ã€‘我再一看烤箱里面基本都爆浆了,全是奶油……

不知道我媳妇这是个什么操作。虽然最后的成品很好吃。

至于体验嘛……其实看到他冒冒失失但是又很想做好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就是时常会提心吊胆,怕他伤到自己。

以及得经常清理厨房……

有个会炸厨房的老婆或许才是我这五年来厨艺进步的关键原因,嗯【

————更新————

评论里有问我们日常食谱是不是只有清水煮土豆的我统一回复一下。

不是的。

其实清水煮土豆是小少爷形容我的口味的时候用的,因为他自己很喜欢吃炸猪排和芝士火锅这类卡路里很高的东西所以白煮土豆是被我强喂进去的【 ç„¶åŽå°±è¢«ä»–嫌弃了(。

日常食谱卡路里其实蛮高的。但是我有健身的习惯所以有腹肌。他嘛,吃不胖体质,而且身材很纤细皮肤也很好【姑娘们嫉妒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还有人问我小少爷除了做饭以外还有没有其他比较家政苦手的情况。

在我看来应该是全部。

毕竟有一次周末大扫除他扫了几分钟地就开始喘气了(…

然后喘息声很诱人,就抱上床吃干抹净了^q^

————再次更新————

不要问我“小少爷体力这么差平常怎么啪”这种问题。夫妻私事怎么能给外人透露太多呢 :-D

平常他下班比较累,晚上自然是由本大爷来“慰劳”他,就这么简单。

:-D

16k赞同感谢收藏 2k评论

同居状态(真)【八】

啪了

 è¿™å¤§æ¦‚是基尔伯特生命中最猝不及防的时刻。基尔伯特扶着额,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è°èƒ½å‘Šè¯‰æœ¬å¤§çˆ·çŽ°åœ¨åˆ°åº•æ˜¯ä»€ä¹ˆæƒ…况??

 å°±åœ¨ä»–的眼前,罗德里赫睡得正熟,时不时在睡梦中发出甜腻的声音。他只穿了一件衬衫,下半身则一件都没穿,白皙的大腿看上去透着些粉色。更要命的是他的一条小腿正搭在基尔伯特的腿上,细腻滑嫩的触感提醒了基尔伯特这些都不是梦境。

 é‚£ä¹ˆçŽ°åœ¨è‡ªå·±æ˜¯èµ·åºŠè¿˜æ˜¯åº”该叫醒罗德里赫……?

 åŸºå°”伯特决定先离开床去做早饭。但是当他试图离开的时候才发现有双手臂紧紧地搂住了自己的腰。那纤细的双臂无疑来自罗德里赫。

 è¯¥è¯´è‡ªå·±å¥½å‘½å‘¢è¿˜æ˜¯æ€Žæ ·â€¦â€¦

 åŸºå°”伯特轻轻抚摸了下那纤细洁白的手臂,在对方缩回搭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臂后,找到一个兔子玩偶塞入罗德里赫怀中。看到罗德里赫紧紧抱着兔子还在熟睡中,基尔伯特总算放下心来,轻手轻脚地离开罗德里赫的床,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地走出他的房间并关好门。

 ç­‰ä»–看到自己仍然好好地穿着短裤的时候总算松了口气。应该只是自己昨晚梦游了而已。

 åŸºå°”伯特决定先去洗漱。然而走到镜子面前才发现自己脖子上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å‡†ç¡®åœ°è¯´æ˜¯å‡ ä¸ªå’¬ç—•ã€‚不是很深,但是有明显的粉红色,光靠衣物根本遮不住。

“这可怎么办……”

基尔伯特摸着脖子上的咬痕自言自语。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傻气的笑容,然后若无其事地洗漱完毕去做了早饭。

 åœ¨åŸºå°”伯特嚼着三明治的工夫,肩膀突然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ç„¶åŽä»–看到了罗德里赫黑着脸坐到他对面。

 â€œâ€¦â€¦æ—©ä¸Šå¥½å•Šå°å°‘爷。”

 â€œå—¯ï¼Œæ—©ä¸Šå¥½ã€‚”

 çœ‹èµ·æ¥ä¸æ˜¯å¾ˆå¼€å¿ƒçš„样子……基尔伯特内心慌张,埋头看自己的盘子,抬起头来又瞄了一眼罗德里赫,看他也自己切盘子里的食物没有说话也没有看自己。

 â€¦â€¦ä¸è¡Œï¼Œå¤ªå°´å°¬äº†ã€‚

“呃……小少爷?”

“嗯?”

“不开心吗?”

“哦……没事。”

“……”

基尔伯特还在酝酿语言的时候,罗德里赫突然开口:“你脖子上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是蚊子叮的。”语气非常不开心。

“……我这很明显是被咬的吧。”基尔伯特无辜地看着罗德里赫。

“我、就、是、问、你、被、谁、咬、的。”

罗德里赫故意一字一顿地说出后半句,看基尔伯特的眼神里也有了一丝妒意。

看得出来他很生气。基尔伯特这么想着,挠挠头,沉默半晌后终于开口:“……昨天晚上,本大爷梦游进了小少爷的房间……然后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脖子上就都是这些东西了……”

看到罗德里赫的眼神由生气变为惊讶,基尔伯特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轻笑一下凑到罗德里赫耳边:“所以说啊……这些都是小少爷自己弄的哦?”

“……”罗德里赫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基尔伯特分明看到了他脸上的红晕,轻轻抱住他在他耳旁说道:“要不小少爷今晚来补偿一下本大爷吧?”

罗德里赫脸像火烧似的通红,推开基尔伯特:“您在胡说什么呢大笨蛋先生!”

之后一直到下午,罗德里赫都没有理睬过基尔伯特。

 

已经到睡觉时间了。

就当基尔伯特洗完澡回到房间打算睡觉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呃?!小少爷你……”

“看什么看!”

罗德里赫抱着小黄鸟抱枕满脸通红地站在门口。

他只穿了一件背心一条短裤就来了。基尔伯特看到他时脸也莫名有些发烧。

如果小少爷身上也有属于本大爷的痕迹就好了。他就这么看着罗德里赫裸露的皮肤出神。

“……我进去了哦。”

“诶诶?”

还没等基尔伯特反应过来,罗德里赫便从他身边溜进了自己房间。

果然是因为身材偏瘦吗……基尔伯特脑海中正浮出这个念头时,忽然想起早上罗德里赫不开心的表情。

原、原来他把自己的话当真了?!

此时罗德里赫已经钻进被窝,拍着旁边的空位示意基尔伯特躺进来。

基尔伯特钻进被窝,看着脸颊通红低着头的罗德里赫,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肩膀。

沉默半晌,罗德里赫终于开口:“你确定你脖子上的那些东西是我弄的?……不是别人?”

“嗯!嗯……”基尔伯特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挠挠脑袋正想着怎么回答,突然发现罗德里赫已经搂住了自己的腰,脸靠着自己的胸膛。

好、好近!

基尔伯特正呼吸急促,心脏剧烈地跳动,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怀里的罗德里赫也是脸色潮红。

基尔伯特出着神,感觉肩膀被唐突地拍了一下。他看到罗德里赫从自己怀中起来,清了清嗓子像要说什么,又住了口,只是轻轻地说了声:“早点睡吧。”

之后罗德里赫就盖上被子,背对着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突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躺了下来,抱住了罗德里赫。这一举动令罗德里赫也有些惊慌:“你要干嘛?!”

“……我只是不想被小少爷冷落。”

基尔伯特低沉的嗓音中蕴着委屈。他抱紧了罗德里赫,脸颊轻蹭着他的肩头:“小少爷从我们刚开始同居的时候就没怎么理过我……之后也经常不理我……小少爷也很容易生气,生本大爷的气……”

罗德里赫愣了一下,回过头,注视着基尔伯特暗红的眼眸。

“本大爷其实……很喜欢很喜欢你。但是……小少爷都……都没有回应我……”

基尔伯特似乎声音有点哽咽。他还想说什么,但是又什么都没说。

“……基尔。”罗德里赫起身,伸出手抚摸着基尔伯特的银发,一下一下像是安抚一只受了委屈的宠物猫,“……我今天没有生气。我只是……不太擅长表达。”

他又俯下身,嘴唇离基尔伯特的脸很近很近:“要不……就今晚,今晚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这话基尔伯特马上从床上直起身来。

“真的?”

“嗯……别太过分。”

罗德里赫说完,闭上眼睛。等到他感觉嘴唇上覆盖了一层柔软的东西时,已经被基尔伯特压在床上。

“小少爷说的哦……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是的……来吧。”

他伸出双臂拥住基尔伯特,迎接他接下来的动作。

两人直到深夜才十指相扣着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