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e君_🇦🇹

aph奥厨
普奥 不逆不拆
最近开始沉迷常色控的异色奥
罗迪团宠的设定真是太棒了😂
想写美剧风格的普奥

注意事项

您安。yee君。
奥厨。罗德里赫世界第一可爱。
嗑普奥。不拆不逆,但也不接受渣男普。
写糖。但是别和我ky,尤其啾花,不然头都给你锤爆。
再和我提虐就再您妈的见。告辞。
话废。找我聊天会回,但不会主动找。
也嗑艾维里奥斯系列。看一点美剧。
有没有要扩列的加qq啊。

同居状态(真)【九】

我放弃解释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基尔伯特似乎发现罗德里赫在家的穿着变化挺大。

准确地说应该是暴/露度增高了。一件背心一条短裤的打扮和基尔伯特的风格简直如出一辙。

以至于现在基尔伯特常常在沙发上坐得好好的突然看着罗德里赫流畅的背部曲线出神。

比如此刻。

“怎么了?”罗德里赫握着马克杯走到基尔伯特身旁,这会基尔伯特才回过神。罗德里赫挨着他坐下,喝了口咖啡,像往常一样抓起沙发上的一本书翻看起来。

基尔伯特搂着他的肩膀,叹了口气,非常随意地开口:“没什么,只是觉得小少爷对我来说有点出乎意料。”

“嗯。”罗德里赫小口啜饮着咖啡心不在焉。

基尔伯特慢慢向他的身子挪去:“我本来觉得你挺保守的。”

“……”他眨了眨眼。

“然后我发现,小少爷其实也很……”

“基尔伯特。”他嗔怒地。

“怎么说呢……算是放纵天性吧。”

罗德里赫闭上眼,头靠在基尔伯特的手臂上。过了好一会儿,他转过头,声音有点闷闷地:“……随你喜欢。不过我是不会改的。”

罗德里赫放下了杯子和书本,双手放在膝盖上,没有做出要离开的架势。他的脸颊鼓鼓的像是小包子,基尔伯特伸手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才恢复原来的样子。

罗德里赫突然开口:“你觉得我们什么关系?”

这一问令基尔伯特有些猝不及防。

“你想继续发展吗?”

“我不反对。”

罗德里赫靠近了基尔伯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偷笑。

“……小少爷一直都在耍我是不是?”

基尔伯特顺势抱住了罗德里赫,两人的脸颊靠得很近。

“也不算吧。……刚开始确实有点,怎么说呢,嫌弃你。”

罗德里赫眨眨眼睛,修长的睫毛蝶翼一般轻轻颤动。

“……表里不一啊,罗德里赫。”

“你很少叫我名字哦,基尔。”

两人的唇瓣在轻蹭脸颊时一次次短暂地贴合。

“本大爷这样叫小少爷习惯了。”

基尔伯特将他的身子压在了沙发上。

“……行了,足够了。”罗德里赫突然推开他,坐起身子。他的手掌抚摸着基尔伯特的脸,像是发泄不满一样反复拼命揉搓着那张脸。直到基尔伯特发出怪叫才松开手,靠近基尔伯特的怀抱。

“今天晚上怎样?”

“那要看你什么时候解决作业。大笨蛋先生。”

“我手速很快的。”

“不许太粗暴。”

“别这样嘛罗德,本大爷可是你的男宠。”

罗德里赫始终把头埋在基尔伯特怀中:“你说得好像我有个后宫一样。”

“你没有吗?”

“没有哦。”

基尔伯特拍着罗德里赫的背,等到罗德里赫终于抬起头来顺势搂着他亲了一口,脸颊靠着他的脖颈蹭。

罗德里赫突然拍了拍基尔伯特:“我去趟卫生间。”在基尔伯特疑惑的目光中尴尬地指了指自己的小腹。

“不需要本大爷吗?”

罗德里赫看着基尔伯特认真的眼神,轻轻笑了笑。

“今晚进我房间等着。”

基尔伯特手掌托着脸颊望着罗德里赫的背影。

看来本大爷还是很有希望的。

 

基尔伯特一进房间,就看到罗德里赫已经钻进了被窝,一副乖巧等待的样子。

罗德里赫也才洗过澡没多久,身上还有沐浴露的香气残留。

“那……我们该开始了吗?”基尔伯特先开口问道,情绪激动到声音微微颤抖。

“我想可以了。”罗德里赫摘下眼镜,放下刘海,摆了摆头,对着基尔伯特微笑了一下。

亲吻已经比上次熟练了不少。他们互相品尝着对方唇齿间的味道,欲//望也刚好随着水渍声被撩//拨起来,然后两人顺势躺倒在床上开始第二次体验。

 

尽管基尔伯特的精力旺盛,但是罗德里赫的体力已经不堪折磨逼迫基尔伯特停止侵略。罗德里赫满脸愁苦地揉着自己的腰,任基尔伯特送上几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以及,罗德里赫还得帮他拿下还卡着的套子,在边喘气边抱怨基尔伯特的床风有多么野蛮粗暴时冷不丁地被他搂在怀里并在脸上“吧唧”亲一口。

短暂的沉默后基尔伯特问他:“罗迪你觉不觉得我们是炮//友转正。”

“你要这么认为是你自己的事。”罗德里赫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扔出这句话并附赠了一个白眼。

“那就默认罗迪和本大爷在交往了。”

“唔,那就交往吧。”

基尔伯特得意似的笑了,又摁过罗德里赫的后脑勺吻住发型凌乱体力不支的小少爷,松开他后又像是寻求原谅一样蹭着罗德里赫的脖颈。

“……你个大笨蛋。”罗德里赫揉揉基尔伯特的银发这样说着,语气中不自觉地掺杂了些愉悦,“知道吗,其实我没有那么讨厌你。”

“那小少爷一开始都不理我。”基尔伯特鼓起了脸颊。

“因为你小时候实在太烦人啦。”罗德里赫伸手轻轻点了下基尔伯特的额头,“难怪现在这么蠢。”

“那都是想引起小少爷的注意。”基尔伯特搂紧了罗德里赫的腰,像是怕他会跑走一样,十指交叉,脸靠着罗德里赫的肩膀,“我哪知道惹罗迪不开心了。”

“算了,反正我也都不大记得。”罗德里赫说完这句话突然自顾自傻笑起来。

基尔伯特没有回话,看来自己真的是被小少爷给耍了。

罗德里赫看着基尔伯特愤愤不平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脸:“乖啦,睡觉去。”然后把暖橘色的灯关上,抱着基尔伯特,在他的怀里合上双眼,静静等着睡意来临。

基尔伯特无奈地轻轻拨弄了下罗德里赫的呆毛,道了句“晚安”陪着他入眠。


太棒了

Alborada-朝歌:

码着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普奥/知乎体】有一个家政白痴又非常不服气的媳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谢谢 @十日眠城 å¤ªå¤ªå€Ÿæˆ‘梗 å¤§å®¶å¿«åŽ»çœ‹å¥¹çš„原图→戳我看图

借鉴了对白 å¼•èµ·ä¸é€‚的话我会改

入赘的新晋写手普×优秀的调音师奥

最近开始迷上入赘普的设定了怎么办啊哈哈哈哈哈【ni


知乎 æœ‰ä¸€ä¸ªå®¶æ”¿ç™½ç—´åˆéžå¸¸ä¸æœæ°”的媳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用户 kotorikotoritoritori——

 

蟹妖。

本大爷的媳妇就是这样,家政白痴又很不服气。

我们俩结婚五年。我算是入赘的,在家写写东西当宅男写手兼家庭煮夫。收入……随缘_(:з)∠)_

我媳妇,男的,是个小少爷,当然现在是游戏音乐的制作人,被他们公司里的人称作“百万调教师”。

所以我其实有种被老婆养着的小白脸的感觉……

不过那其实是还没结婚的时候有这种想法哈哈。现在觉得看下班以后累得软软地躺在床上随时都像是要抱抱的小少爷真的好可爱啊///

所以家务自然都是本大爷承包了。不过他不是很喜欢清水煮土豆这样的菜式,所以有一天他和我提出要自己做饭。

当然是被我制止了。

因为他在剥洋葱皮的时候居然把洋葱放在手里准备用刀削皮。(洋葱头和尾已经被我去了)

当时的场景据我回忆应该是这样的——

我:……小少爷你确定洋葱是这样剥皮的?

他:差不多吧,能把皮弄下来不就行了。

我:能才见鬼了啊!放下它让老子来!!!【伸手】

他【避开】:我自己来也没问题。你就站旁边去不要一直干扰我好不好。

我:我觉得我站在旁边会出问题……手!小心你的手!!!

他:……你那么大惊小怪干嘛啊,不像你啊。

我【抱起他】:因为我觉得你现在再干下去今天就没晚饭吃了还是我来吧。还有你的手得保养好了不然我心疼。

然后我把刀和洋葱给夺回来了,还把他抱到客厅去了。他就因为这事跟我赌气了两天,质问我是不是把他当家务白痴。

之后干了个爽。

:-D

最后我同意他进厨房是因为他想自己做甜点,而我又弄不来那玩意儿。

但是我怕他出什么意外,所以其实一直在他旁边待着。

首先料理台肯定被弄得脏得不成样子了……然后把烤盘从烤箱拿出来的时候他还差点烫到自己【最后被烫的是我 :( ã€‘我再一看烤箱里面基本都爆浆了,全是奶油……

不知道我媳妇这是个什么操作。虽然最后的成品很好吃。

至于体验嘛……其实看到他冒冒失失但是又很想做好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就是时常会提心吊胆,怕他伤到自己。

以及得经常清理厨房……

有个会炸厨房的老婆或许才是我这五年来厨艺进步的关键原因,嗯【

————更新————

评论里有问我们日常食谱是不是只有清水煮土豆的我统一回复一下。

不是的。

其实清水煮土豆是小少爷形容我的口味的时候用的,因为他自己很喜欢吃炸猪排和芝士火锅这类卡路里很高的东西所以白煮土豆是被我强喂进去的【 ç„¶åŽå°±è¢«ä»–嫌弃了(。

日常食谱卡路里其实蛮高的。但是我有健身的习惯所以有腹肌。他嘛,吃不胖体质,而且身材很纤细皮肤也很好【姑娘们嫉妒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还有人问我小少爷除了做饭以外还有没有其他比较家政苦手的情况。

在我看来应该是全部。

毕竟有一次周末大扫除他扫了几分钟地就开始喘气了(…

然后喘息声很诱人,就抱上床吃干抹净了^q^

————再次更新————

不要问我“小少爷体力这么差平常怎么啪”这种问题。夫妻私事怎么能给外人透露太多呢 :-D

平常他下班比较累,晚上自然是由本大爷来“慰劳”他,就这么简单。

:-D

16k赞同感谢收藏 2k评论

同居状态(真)【八】

啪了

 è¿™å¤§æ¦‚是基尔伯特生命中最猝不及防的时刻。基尔伯特扶着额,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è°èƒ½å‘Šè¯‰æœ¬å¤§çˆ·çŽ°åœ¨åˆ°åº•æ˜¯ä»€ä¹ˆæƒ…况??

 å°±åœ¨ä»–的眼前,罗德里赫睡得正熟,时不时在睡梦中发出甜腻的声音。他只穿了一件衬衫,下半身则一件都没穿,白皙的大腿看上去透着些粉色。更要命的是他的一条小腿正搭在基尔伯特的腿上,细腻滑嫩的触感提醒了基尔伯特这些都不是梦境。

 é‚£ä¹ˆçŽ°åœ¨è‡ªå·±æ˜¯èµ·åºŠè¿˜æ˜¯åº”该叫醒罗德里赫……?

 åŸºå°”伯特决定先离开床去做早饭。但是当他试图离开的时候才发现有双手臂紧紧地搂住了自己的腰。那纤细的双臂无疑来自罗德里赫。

 è¯¥è¯´è‡ªå·±å¥½å‘½å‘¢è¿˜æ˜¯æ€Žæ ·â€¦â€¦

 åŸºå°”伯特轻轻抚摸了下那纤细洁白的手臂,在对方缩回搭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臂后,找到一个兔子玩偶塞入罗德里赫怀中。看到罗德里赫紧紧抱着兔子还在熟睡中,基尔伯特总算放下心来,轻手轻脚地离开罗德里赫的床,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地走出他的房间并关好门。

 ç­‰ä»–看到自己仍然好好地穿着短裤的时候总算松了口气。应该只是自己昨晚梦游了而已。

 åŸºå°”伯特决定先去洗漱。然而走到镜子面前才发现自己脖子上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å‡†ç¡®åœ°è¯´æ˜¯å‡ ä¸ªå’¬ç—•ã€‚不是很深,但是有明显的粉红色,光靠衣物根本遮不住。

“这可怎么办……”

基尔伯特摸着脖子上的咬痕自言自语。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傻气的笑容,然后若无其事地洗漱完毕去做了早饭。

 åœ¨åŸºå°”伯特嚼着三明治的工夫,肩膀突然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ç„¶åŽä»–看到了罗德里赫黑着脸坐到他对面。

 â€œâ€¦â€¦æ—©ä¸Šå¥½å•Šå°å°‘爷。”

 â€œå—¯ï¼Œæ—©ä¸Šå¥½ã€‚”

 çœ‹èµ·æ¥ä¸æ˜¯å¾ˆå¼€å¿ƒçš„样子……基尔伯特内心慌张,埋头看自己的盘子,抬起头来又瞄了一眼罗德里赫,看他也自己切盘子里的食物没有说话也没有看自己。

 â€¦â€¦ä¸è¡Œï¼Œå¤ªå°´å°¬äº†ã€‚

“呃……小少爷?”

“嗯?”

“不开心吗?”

“哦……没事。”

“……”

基尔伯特还在酝酿语言的时候,罗德里赫突然开口:“你脖子上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是蚊子叮的。”语气非常不开心。

“……我这很明显是被咬的吧。”基尔伯特无辜地看着罗德里赫。

“我、就、是、问、你、被、谁、咬、的。”

罗德里赫故意一字一顿地说出后半句,看基尔伯特的眼神里也有了一丝妒意。

看得出来他很生气。基尔伯特这么想着,挠挠头,沉默半晌后终于开口:“……昨天晚上,本大爷梦游进了小少爷的房间……然后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脖子上就都是这些东西了……”

看到罗德里赫的眼神由生气变为惊讶,基尔伯特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轻笑一下凑到罗德里赫耳边:“所以说啊……这些都是小少爷自己弄的哦?”

“……”罗德里赫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基尔伯特分明看到了他脸上的红晕,轻轻抱住他在他耳旁说道:“要不小少爷今晚来补偿一下本大爷吧?”

罗德里赫脸像火烧似的通红,推开基尔伯特:“您在胡说什么呢大笨蛋先生!”

之后一直到下午,罗德里赫都没有理睬过基尔伯特。

 

已经到睡觉时间了。

就当基尔伯特洗完澡回到房间打算睡觉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呃?!小少爷你……”

“看什么看!”

罗德里赫抱着小黄鸟抱枕满脸通红地站在门口。

他只穿了一件背心一条短裤就来了。基尔伯特看到他时脸也莫名有些发烧。

如果小少爷身上也有属于本大爷的痕迹就好了。他就这么看着罗德里赫裸露的皮肤出神。

“……我进去了哦。”

“诶诶?”

还没等基尔伯特反应过来,罗德里赫便从他身边溜进了自己房间。

果然是因为身材偏瘦吗……基尔伯特脑海中正浮出这个念头时,忽然想起早上罗德里赫不开心的表情。

原、原来他把自己的话当真了?!

此时罗德里赫已经钻进被窝,拍着旁边的空位示意基尔伯特躺进来。

基尔伯特钻进被窝,看着脸颊通红低着头的罗德里赫,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肩膀。

沉默半晌,罗德里赫终于开口:“你确定你脖子上的那些东西是我弄的?……不是别人?”

“嗯!嗯……”基尔伯特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挠挠脑袋正想着怎么回答,突然发现罗德里赫已经搂住了自己的腰,脸靠着自己的胸膛。

好、好近!

基尔伯特正呼吸急促,心脏剧烈地跳动,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怀里的罗德里赫也是脸色潮红。

基尔伯特出着神,感觉肩膀被唐突地拍了一下。他看到罗德里赫从自己怀中起来,清了清嗓子像要说什么,又住了口,只是轻轻地说了声:“早点睡吧。”

之后罗德里赫就盖上被子,背对着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突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躺了下来,抱住了罗德里赫。这一举动令罗德里赫也有些惊慌:“你要干嘛?!”

“……我只是不想被小少爷冷落。”

基尔伯特低沉的嗓音中蕴着委屈。他抱紧了罗德里赫,脸颊轻蹭着他的肩头:“小少爷从我们刚开始同居的时候就没怎么理过我……之后也经常不理我……小少爷也很容易生气,生本大爷的气……”

罗德里赫愣了一下,回过头,注视着基尔伯特暗红的眼眸。

“本大爷其实……很喜欢很喜欢你。但是……小少爷都……都没有回应我……”

基尔伯特似乎声音有点哽咽。他还想说什么,但是又什么都没说。

“……基尔。”罗德里赫起身,伸出手抚摸着基尔伯特的银发,一下一下像是安抚一只受了委屈的宠物猫,“……我今天没有生气。我只是……不太擅长表达。”

他又俯下身,嘴唇离基尔伯特的脸很近很近:“要不……就今晚,今晚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这话基尔伯特马上从床上直起身来。

“真的?”

“嗯……别太过分。”

罗德里赫说完,闭上眼睛。等到他感觉嘴唇上覆盖了一层柔软的东西时,已经被基尔伯特压在床上。

“小少爷说的哦……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是的……来吧。”

他伸出双臂拥住基尔伯特,迎接他接下来的动作。

两人直到深夜才十指相扣着沉沉睡去。

瓦尔加斯家的小花匠:

补上子分的爆衣图,
以及罗马/尼亚(红,亚瑟在w学院魔法部的另一个部员)和保加/利亚(黑)的爆衣。
老米,眉毛还有小菊没有未爆之前的
图源
http://www.hetarchive.net/blog/2014/10/page/2/
一个外站的整理,需要翻墙哦
2014到2015年的,百度贴吧里有翻译
突然发现阿嫁连tag都没有吗???嘤嘤嘤
【老规矩过几周后删,有需要的这条可以转载或者存图】

160fo点文

不知不觉160fo真是可怕。我何德何能啊。
要不还是来个点文算了。如果有人点的话。
人多我就只挑一篇写了。当然除非是人多的情况下。
只有甜文。请自带梗。不然我不写【你
cp看tag吧【喂
争取暑假结束前写完。